; 欢迎光临隆天联鼎!
    中文版 | ENGLISH

作者:贺晓雪 专利分析师、专利代理师

这段时间,受新冠状病毒的影响,吉利德公司的抗病毒“神药“瑞德西韦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被各方来客里里外外分析了一个遍,但大多数人只关注了这支神药,却对它背后的东家吉利德不甚了解。今天笔者就从吉利德的专利布局情况、财务情况(包括股价和营业收入)、产品情况进行了一个简单融合分析,希望带给大家一个不一样的视角。

一、吉利德公司的圈地情况

吉利德科学公司(Gilead Sciences, Inc.,以下简称吉利德)是一家美国生物医药公司,成立于1987年,于1992年在纳斯达克上市,总部位于美国加州福斯特城,以抗病毒药物的研发为主,特别在治疗HIV/AIDS、乙型肝炎、丙型肝炎、流感中有突出表现。旗下两款重磅药物Harvoni和Sovaldi,使其占据抗病毒领域霸主地位十余年,我们熟悉的达菲也是吉利德家的产品。

其相关专利布局遍布全球,以美国、欧洲、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发达国家和地区最为密集,同时也广泛分布在中国、印度、俄罗斯、墨西哥、摩尔多瓦等发展中国家,可谓一网打尽式圈地策略,专利申请时间主要集中在2007之后,这正是吉利德稳居抗病毒领域霸主地位的十余年,获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可见其专利布局策略与商业策略之间匹配性极高。

二、吉利德家族的明星成员

首先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帮助吉利德家族占据抗病毒领域领头羊地位十余年的功臣们都是谁?

Vistide(处女作):吉利德家族第一款产品,用于治疗巨细胞病毒(CMV)视网膜炎(一种与艾滋病有关的眼病),该产品的上市使其股价从该年起一路飙升,其活性成分为西多福韦。

Viread(崭露头角):用于抗乙型肝炎病毒,可将乙肝病毒控制在极低的水平,是当时最广泛应用抗病毒药物,活性成分为替诺福韦。

Atripla(及时雨):全球首个三合一复方抗艾滋病药物,被许多国家作为治疗艾滋病指引推荐的一线处方,活性成分为依非韦伦+恩曲他滨+富马酸替诺福韦酯,其上市次年就使吉利德的营业利润转亏为盈。

Sovaldi(当家花旦):在治疗丙肝和艾滋病同时感染的患者中效果显著,作为开创性重磅药物,奠定了吉利德抗病毒领域领导者地位,活性成分为索非布韦。

Harvoni(重量级明星):抗丙肝病毒神药,活性成分为索非布韦和雷迪帕韦。

Tamiflu(出嫁的新娘):大名鼎鼎的抗流感病毒药物达菲,于1996年将专利许可给罗氏,直至2016年专利到期,每年收取12%的权益金(有专利就是躺着也能赚钱),活性成分为奥司他韦。

瑞德西韦(当红流量小生):万众瞩目的新型冠状病毒救命药(待确认)。

以上就是为吉利德家族立下过汗马功劳的主要功臣们,这些药品使得吉利德平均年营收高达799.6亿美元,使得吉利德在成立仅31年间便跻身全球十大药企。通过下面这张图,我们可以清晰地看见吉利德的产品与其专利申请对应的时间轴。

所谓兵马未动,专利先行,医药领域对于专利的依赖性极强,在药品上市之前,药企必须要为产品配备上全方位的专利保护才能安心将其推入市场。

2003年-2011年间,随着专利申请总量的波动上升,重磅专利药集中涌现,吉利德公司围绕抗病毒药物不同活性成分布局了大量专利申请,涉及化合物及其衍生物、晶型、代谢产物、前药、药物组合、制备方法、中间体、制剂、制药用途等方方面面,构建了层层叠叠的专利组合。

直到2017年,我们关注到,吉利德公司的专利申请开辟了新的路径,布局了一批以注射器为主题的外观设计专利,是否意味着吉利德将开辟新的战场,进军医疗器械领域?我们拭目以待。

据悉,吉利德全球员工共9700余名,至少有5000人在从事药品研发的工作,在制药公司实属罕见,也因此,吉利德区别于其他传统药企,更象是一个硅谷的高科技公司。

三、专利保护和财务数据的爱恨纠葛

吉利德的创始人Michael L.Riordan(1987-1996年间任公司CEO一职)是一名年仅29岁的医学博士,其先后毕业于华盛顿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和哈佛商学院。

有趣的是,在获得学位之后,Michael L. Riordan并没有马上投入医药研发,而是首先进入了金融领域,在风投公司Menlo Ventures工作了一年,学习风险投资的规则,这段经历为吉利德日后扩展融资渠道做了良好的铺垫,毕竟,吉利德第一笔200万美元的投资正是来自Menlo Ventures。在一名深谙资本市场游戏规则的医学博士带领下的吉利德,其财务数据和专利数据之间到底有着怎样千丝万缕的联系呢?下面笔者就从财务和专利的关系角度带大家解读一下吉利德的发家史。

与很多制药巨头一样,虽然吉利德一直致力于抗病毒领域的研究,但众人拾柴火焰高,通过多次并购,吉利德将一众抗病毒领域的重磅药物收入囊中,其中包括抗艾滋病药物恩曲他滨,以及后来为吉利德贡献了巨额利润的抗丙肝病毒药物索非布韦等,这笔114亿美元的并购被福布斯称为“有史以来最好的药品收购之一”,使吉利德在2011年一跃成为全球第四大制药公司。

在医药领域,通过并购企业获得专利药品,从而扩大企业版图是非常有效的手段,吉利德可谓将该手段运用的得心应手。笔者将吉利德公司历年专利申请数量与其历年股价曲线进行了对比,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其专利申请趋势与股价走势高度吻合。虽然股价受到例如并购等多种因素影响,并非专利申请量一己之力可以决定,但不可否认,当年专利申请量的上升大多情况下会对第二年的股价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吉利德能有今天抗病毒领域霸主的地位与其多个重磅专利药的推出密不可分,伴随着重磅专利药的上市和相关专利申请量的上升(例如2013年相比2012年专利申请量上升37%,同年专利药Stribild上市),其次年营业利润均呈现爆发式增长(2014年吉利德营业收入相比2013年增长了4倍)。

2006年,随着全球第一个三合一口服抗艾滋病专利药物Atripla上市,一举使吉利德的营业利润扭亏为盈,实现了飞跃式增长。2016年,营业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丙型肝炎药物Harvoni的销售额下滑,传闻因其疗效太好导致全球丙肝病人减少而使销售量大跌,姑且不论传闻真假,在专利光环加持之后的药品带给企业营业利润的暴增可见一斑。由于肝病药业务受创,2017年,吉利德通过对于kite公司的收购,开始寻求抗癌领域的新发展。

从2020年2月4日开始,中国卫生部门紧急联系到吉利德开展相关临床试验,受此消息影响,吉利德股价连续两个交易日飘红,美股大涨接近20%。而与此同时,中国民间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申请瑞德西韦相关专利的争议也是此起彼伏。

2月5日,吉利德的全球CEO Daniel O’Day公开表示,“吉利德的责任是患者,其首要任务是找到正确的临床试验项目,用科学和实据证明提供给患者的药物是有效的。同时提高产能,满足全球患者需求。”

知识产权固然重要,但是在疾病带来的灾难面前,作为一个药企,患者永远是第一位的。我们相信,专利能带给企业利润,使企业走得更快,而社会责任感则会带给企业温度,使企业走得更远,二者同样重要,同样不可或缺。

返回上一页